[ 影像自癒工作坊 ] 殘忍地直視自己最不堪的一面,是從心重生的機會 |Selfie Self-Care | [JC]CREATIVE

日常生活中,當我們突然碰上不可預期,對自身比較負面的事件發生,我們會有什麼的反應?產生什麼樣的情緒?

( 圖一) JC.CHOW 自拍攝影作品

( 圖一) JC.CHOW 自拍攝影作品

一般表面狀況下,我們也會視事件不同強烈的程度,當下環境與角色去對應與表達情緒,比如上司對下屬,朋友對朋友,父母對孩子,老師對學生…等等,人與人之間不同關係所產生的事件,也會因應社會成長文化、 宗教、 空間、 時間等因素,而影響著個人當下直接呈現或隱藏的情緒反應。(推薦閱讀:籌備母親葬禮的期間,我迎接了自己40歲的生辰

( 圖二 ): JC.CHOW 正在引導竹仁朝陽讀書會影像自癒夥伴觀察照片傳遞的訊息

( 圖二 ): JC.CHOW 正在引導竹仁朝陽讀書會影像自癒夥伴觀察照片傳遞的訊息

帶領影像自癒工作坊,我常會問到團體中的參與者:「當大家心情不好,生氣或難過時會如何處理呢?」

「躲起來!」、 「冷靜!」、 「狂吃!」、 「找朋友傾訴!」,現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與不同的對應方式,但同時我們可以觀察,因自身當下的情緒狀態,所採取的處理模式,後續會對事件有導引正面方向的幫助,還是只是單純的壓抑或盲目地渲洩情緒而已?

進入引導大家透過影像觀察情緒前,夥伴們都經過了自拍攝影的心法與實踐練習,接下來我請大家觀看由我拍攝的自拍作品,然後請夥伴感受影像中人物的心情,再請他們把心情拍攝出來。

(圖三) : 福智佛教文教基金會_三月影像自癒夥伴自拍攝影作品

(圖三) : 福智佛教文教基金會_三月影像自癒夥伴自拍攝影作品

其中一位夥伴A自拍了圖三的照片。我問:「要拍攝這張作品時有什麼想法?」

A回答:「很難啊~感覺你在煩惱,但你的煩惱又不是我的煩惱!」

我問:「是的,但你成功了!在拍攝過程中,你最後是如何完成這張作品的呢?」

A回答:「我就想想自己曾經煩惱的時候的狀態,然後就拍成這樣子了。」

我說:「你有看過自己煩惱的這個樣子嗎?」

A回答:「是知道會有這個行為模式,但不曾如此地看過!」

我問:「你現在看到了,有什麼感受嗎?」

A回答:「原來我煩惱時是這個樣子的,哈哈~」

我問A:「你會想給照片中的自己一個擁抱嗎?」


很多時候,我們在處於煩惱的時候,一般人都需要依靠自己去消化情緒,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合適的傾訴對象可以渲洩感受,於是躲起來沈澱不讓別人看見,是最多人體驗過的方式,事過境遷後,面帶笑容再盡力好好地活著。但,我想強調的是,在沈澱的過程中,我們是真的釋懷?還是只是把壞情緒壓抑藏在心房,從此不再打開?而我們又有沒有直視過正在生氣煩惱的自己?

夥伴們籍著觀察別人照片作品,如同A夥伴,他看見了我的自拍作品,從中感受到我在煩惱的狀態,於是當他在進行拍攝時,第一直覺升起這是別人的煩惱,不是自己的煩惱(與我無關)要如何呈現?我在工作坊現場的企圖,就是引導人們參與自拍影像過程中的方法,讓人產生覺察,進一步使他們回溯個人的人生經驗,用行動和視覺創作表達,當參與者(創作者)自身與他者(原拍攝者)的感受重疊與交織,奇妙地會讓創作者覺照到原拍攝者當時歷史時空的精神狀態,原本事不關己的念頭,現在彷彿我們都一起被看見被理解了,我們的人生都經歷過某些傷痛或憤怒,原來悲傷是可以釋放也可以被看見的,創作者得到釋放與表達,這就是影像自癒的核心。並將視覺創作過程或記錄式拍攝的作品,運用在影像自我療癒上,探討與釋放困擾自身的潛在焦慮與壓力,強化安住心智韌性的穩定力量,使每次的困境都有轉化的機會,全然看見,接納,不斷修繕自身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。

照片故事(圖四):

十多年前的某天,我在家中與國外的男朋友在網上吵架,他絕情地MSN封鎖了我,逃避拒絕溝通,我感到萬分憤怒、失望、難過、痛哭,我躺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…直至累了。

(圖四 ) :JC.CHOW 自拍攝影作品

(圖四 ) :JC.CHOW 自拍攝影作品

從這次事件和影像我看見和學習到什麼?


當時情緒平穩後,觀察照片中那痛心的自己,並與自己進行對話:

我問自己:「還要維持這段關係嗎?」、「如何避免同樣的事件發生?」、「如何與對方表達感受?」

每次當我看見照片中那時那刻的自己,隨著時間推移,早已忘了當時與男友爭吵的內容,但我卻對他封鎖我而感到憤怒悲傷的烙印卻十分深刻,於是使我好奇封鎖背後所帶給我憤怒的原因何在?

封鎖與已讀不回的狀態,帶給當事者的感覺都是忽視,或原來我在對方心中並不這麼重要的感覺,在一段親蜜關係中,當另一伴封鎖自己時,是一種明顯的拒絕,一種把自己拒於門外的難堪,一種不被愛的失落;而當自己卻是如此重視與對方的關係時,形成了一種雙方關係重視程度不平等的局面,相信這便是當時感到悲傷的真正原因,而吵架的內容便相對顯得不那麼重要了,於是也就容易在記憶中淡忘。

把人和問題分開,便容易看見引起自己情緒潛在的問題,而對方只是引發問題浮現的角色。

這麼多年過去,這段經歷與情緒影像定格,仍然會在生命中不同階段,帶給自己不一樣的省思與感悟,此時若再次碰上一段不平等的親蜜關係時,無論對方作出了任何的行為,不如自己理想的期待,便會思考自己在對這段關係的定位是什麼?期待是什麼?甚至不期待也是一種定位,簡單說,假若自己的付出並沒有得到同等的對待和珍視,自己是否仍然願意如常地保持平常心,互相尊重珍惜地維持關係?人與人之間有緣相遇已是難得,緣深緣淺並不是自己可掌控,過於強求只會掉落苦受當中輪迴不斷,我們唯一可以掌控的,只有自己的心,其他的便順其自然順應生命之流,一切於心無愧便可。

17974581_10154502086512544_289269670_n.jpg

「自拍是一個人誠實面對生命的覺察 。」

-- JC.CHOW

玉如自拍作品_190404_0014.jpg

謝謝老師同學上課以來的分享與指導~

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放得開、在拍照時是自己與自己的對話,從照片中能看到不同的自己

很多身邊的元素都可以讓自拍照有不同面相

自拍是讓自己放鬆自在的時刻。以後也要把手機形影不離的帶在身邊,以備不時之需,不論喜怒哀樂都紀錄下來~

影像自癒工作坊夥伴_課後感受




JC 超過二十年自我凝視生命經驗實踐,於2016年創始推動影像自癒工作坊,多次受邀長者 / 婦女社福機構,以及多元單位分享授課,協助人們自在享受攝影樂趣的同時,更提升內在自信且覺察與接納情緒,打開自我探索與對話之門。

影像自癒工作坊
一對一/ 自組團報名課程請洽詢:

JC.CHOW
E:info@joyce-creative.com
M: 886 987683009
 

*另歡迎多元社企 / 商企 / 展覽 / 團體課程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