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C 的自拍 ( self-portraiture ) 歷程分享

2013年英國牛津字典(Oxford Dictionary)選出度風雲字──selfie,「自拍」,成社群媒體的時髦詞語。大家透過「selfie」拍下照片來表達自己,特別在手機拍照功能日益強大後而形成世界性日常行為。

self-portraiture by 女力[JC ]CREATIVE

但其實早於歐洲攝影史上,某些攝影師透過自拍方式來表達意像(self-portraiture)早已存在!但那是另一層面的自拍內涵, 下次再與大家分享,我們還是說回近代一點。當攝影已發展到人人手中一部傻瓜相機的時候,於1998-99年期間,日本就已出版了一本名為-out of photographer 的攝影誌~
 當年一股無論何時何地何狀態,(上洗手間,洗澡,進院打點滴...)只要手有相機都可自拍的熱潮,然後把照片寄到雜誌社,便有機會為你刊登出你的生活照片~那時候流行詞句是-snap shot。不知道是否後來銷售下滑,還舉辦了全球寫真大募集活動,當年熱潮也吹到香港去,我和朋友當時已是自拍狂熱者,當然第一時間寄作品去啦~有圖有真相,圖片書的左邊是我好姊妹,右邊就是22歲時的JC 啦~ 當時我們自拍已經脫離了對鏡先拍 ,局限手拿相機的拍攝範圍,而且都是用film 拍的,由於我個人很隨性,自拍時沒一定要用腳架,尋找好角度隨意放在地上就可完成拍攝了~可是就只成功登上這本紅極一時的 out of photographer 一次,日本出版社那邊就決定終止出版了...畢竟每期只是大量素人SNAP SHOT 照片作賣點,再新鮮都有退熱時,終止出版也是當機立斷的明智決定!

不過其實JC 開始自拍的想法,並不時因為日本流行才開始的,熟悉JC 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是愛隨波逐流的人,我每一個決定於當時都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原因才會去做,只不過是剛好遇上日本這股自拍潮,當年也不了解self-portraiture 的攝影史,是朋友看了我的自拍作品,說我的概念手法很像美國知名攝影師與藝術家辛蒂·雪曼(Cindy Sherman),介紹我欣賞他的影像作品,才知道原來自己自拍的概念已不是什麼新創意~但也因為如此,也使我更堅持了用自拍手法表達內心思緒的攝影創作。

 不要以為自拍的人一定是很外放的個性,其實正因為JC 不善言詞,表達直率不耍心機,很多內心真正的想法無法能夠立即用包裝美麗的言語和文字去表達,於是自拍影像成為了自己情緒舒發的出口,利用自身的抽離,成為第三者內觀自己的心魂,進行自我對話了解自己。物轉星移,2012年,終於達成了21歲時站在香港藝穗薈內許下的夢想,於台北舉辦了藝術自拍攝影個展,總結了一位女性從18歲至30多歲的階段人生。
 

感謝當時有份參與協助的朋友,默默前來觀展的朋友和客戶,現在偶然翻開大家所留下的一字一語,JC 依然感到溫暖,也很開心自己在個展後,不斷沿著內心告訴自己要走的路,有時難免氣餒,但對的路,從來都難免孤單。但只要我們仍然尊重自己內心深處的自我,轉個彎,路依然在前方,走到生命的盡頭前都不會有白走的路。

自拍個展後的點滴,下次再與大家分享~


假如你也想自拍出個性照片 , 請點閱-->[女力藝術自拍教學] 不必假手於人也能拍出獨特個性 (初級養成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