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用生命按下快門 ] 從笑臉變莫名其妙的臭臉 / by joyce chow

打開家門,一道長長的光柱照進客廳。孩子背著厚重的書包進門,眉頭深鎖地抱怨:"重死了,熱死了!"把書包用勁地甩在沙發上,攤坐在椅子上一發不語。"怎麼啦?"我壓制著情緒用最溫柔的母性慰問著。"重死了~"然後便沉默地雙手抱頭在書桌上。我凝視著孩子因汗流而濕透衣服的背部,懷念著打開家門便衝進懷抱叫媽媽的小天使...

也許是天氣太熱,書包太重,又或是因為嘴角長了人生第一顆紅腫的青春痘,使心情更煩躁?好吧!母親年輕時也長過青春痘,我明白那是什麼的心情!人家說男生沉默時要給他時間冷靜,更何妨這使人心煩的時刻。於是我一反常態,莫不關心安靜地坐在沙發上閱讀。一會兒後,孩子抬頭轉身看看我,走近把他狠甩的書包拿走,靜默地坐在我身旁閉目休息。我放下了書本,探視著身旁雙腳已比我長的小子,陽光落在他半嫩不熟的臉龐,回憶著他從前放學回家的笑臉。由於他念的是實驗小學,沒太多的作業要應付,一聲我回來了~書包放下便出門到公園抓昆蟲,騎單車,晚上準備好晚餐,便著他回家,飯後花半小時完成作業,便可自由活動,十時睡覺。

想到竹市國小課後照顧試辦班延到7 ,方便雙薪父母加班不用趕往接小孩,我比較想知道陪著父母在校加班到七時的孩子,他們的心情到底是快樂還是寂寞?長時間工作的父母,還包括也有自己孩子的老師...這真的是三好的政策嗎?還是使社會培養出更多只重學業,缺乏活動力的家庭?又會帶來更多有品質的親子時間嗎?

我深深地慶幸,孩子下課看到自己是說我回來了,而不是在校說功課完成了。每個家庭環境都各有不同的處境或困難,我並不是富裕閒在家說著不知人間困苦,只是從小孩出生前便思考,我要帶給小孩什麼樣生活的母親,於是決定成為獨立接案的攝影師,放棄穩定的收入,換取孩子張開眼便看見自己笑臉的幸福,相信放學後玩耍幾小時比花幾小時完成作業更快樂!
 

即使放學回家的孩子,偶然已從笑臉變了莫名其妙的臭臉,卻依然慶幸自己能默默地陪伴。